失语症

Posted Wed Feb 26 2020. 4166 words. 20 min read.

This article was last updated on days ago, the information described in the article may be outdated.

脑子和嘴巴抢活,嘴巴敢怒不敢言?

“姓名?”心理医生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时言。”时言一边说着一边偷摸看着大门的方向。
“什么病?”
“说不出话。”时言犹豫了下,说道。
心理医生抬起头,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玩我?”
“你等会儿啊,大夫。”时言对门口喊了声,“老婆,进来。”
随后一个很是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用一副很难受的表情看着医生。
“然后呢?”医生问道。
俩人不说话了。
“我们俩不能对话。”时言诚恳地在纸上写了一句话。
“吵架了?吵架来逗我玩?”医生终于受不了了,把笔一丢,气哼哼地看着两人。
时言面露难色,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声音。
“看了吧,谁信谁傻子。”妻子叶陌陌冷哼道。
他看着心理医生那张气得逐渐涨红的脸,牵着叶陌陌的手,逃也似地离开了诊所。

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呢?
大概是时言和叶陌陌结婚五年的时候。
某一天时言在厨房做菜,炖鸡,他不怎么进厨房,倒醋的时候下意识问妻子道:“放多少盐?”
“半勺。”妻子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等他加完半勺盐之后忽然察觉到有点不对劲,转过头去发现叶陌陌根本没在他的身边。
“我在厕所。”叶陌陌忽然说道,像是知道了他在想什么一样。
过了会儿,叶陌陌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脑海。
“你……怎么能在我大脑里说话?”
经过反复实验,时言和叶陌陌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两人可以进行心灵交流了,但是比较扯的是,这种心灵交流类似于被动技能无法取消,同时这种技能还有个更扯的负面效果。
俩人在一起时,无法开口说话。
时言是个工科狗,经过多次实验之后,终于得出了两人无法开口说话的距离是5211米。
“真有意思,闭嘴的数还这么浪漫。”叶陌陌在脑海中冷哼道。
“到底是为啥呢?”时言开始寻找原因,咨询了下他的人类行为学朋友。
朋友到底是朋友,没有像那个心理医生一样摔钢笔,认真分析完之后说道:
“因为你俩的身体认为你俩张嘴交流没用。”
“放屁,咱俩天天交流怎么打王者和吃鸡。”叶陌陌公然在时言脑子中放屁,时言敢怒不敢言,只能把气撒到朋友身上,把这句话写到朋友的笔记本上。
“对啊,你俩交流太好了,到最后完全用不到嘴了,古时候说心有灵犀就是这么个道理。同时老夫老妻了,也没什么话可聊了,索性不用嘴,多好。
没准就是你俩的嘴比较有个性,脑子既然能沟通索性就歇了业,五官也得讲劳动法不是。”朋友一本正经道。
时言沉默了会儿,给他微信发了个相声《五官争功》的视频,又发了个问号。
朋友一拍桌子:“就是这么个理。”
“那怎么办呢?”时言写道。
“我也不知道,你们这种情况很少见,不如这样,你留下来我给你俩做些实验?”朋友跃跃欲试。
时言想起大学看这兄弟解剖小白鼠时候的凶残样子,连忙牵着叶陌陌的手跑出了兄弟的家。

随时随地交流还是有好处的。尤其是这种交流是包括想法的,两人的想法是完全透明的。
所以吃鸡的时候,时言心念一动,叶陌陌就知道身后有人然后转身集火,所以逛商场的时候,叶陌陌心念一动,时言就知道该买哪个品牌哪个色号的口红。
“打野……”时言跟叶陌陌盘腿坐在沙发上,打着游戏,时言走下路,对面位置有点深入,他下意识想了下。
然后作为打野的叶陌陌就杀了过来,时机正好,斩获双杀。
“这能力还不错。”他想着,然后抬头看到了电视上播放的维密秀。
他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把脸别过去,然而还是被叶陌陌察觉到了他的思维。
“想什么呢?”叶陌陌在脑海中问道,脸上满是笑容。
“我……”没等时言想好理由,就被叶陌陌踹了一脚。
“流氓!你们男的平时就想这个?”叶陌陌冷哼。
时言怒目而视:“我那是正常想法,OK?再说,你看小鲜肉不是也会这么想?”
叶陌陌微笑,夺过遥控器调到了一档男性偶像选秀节目。
片刻后,她面红耳赤地换了台。
时言在她脑海中得意洋洋道:“我就说吧。”
叶陌陌表情冷漠地又踢他一脚,“流氓。”

转眼间两人处于这种状态已经两个月有余。
人的习惯能力是很强大的,叶陌陌和时言如今已经习惯了不说话的生活方式,很有默契地在对方看异性选秀节目时离开家去逛街或者打游戏。
然而生活总不能一直这么平淡下去。
时言的爸妈突然来了。
老两口来的时候没打招呼,把时言搞得措手不及,慌乱中竟然忘了两人在一起不能说话这一情况。于是只能拿出好几个月之前叶陌陌咽炎时买的药当做挡箭牌。
“都咽炎到不能说话?”时言他妈有点怀疑。
两人点头,步调一致。
饭桌上叶陌陌瞅着时言妈妈做的香辣蟹一个劲地吞口水,时言不得不提醒她道:
“稳住,你现在是个有咽炎的人,不能吃辣。”
过了会儿他看着叶陌陌很沮丧的脸,又想着:“想吃我以后给你做。”
“放屁,你这么长时间做过饭?”叶陌陌在时言脑子里翻了个白眼。
时言叹了口气,忽然站起来在四个人的家庭群发了个消息道:“我吃饱了,家里没酱油了,我出去买。”
时言爸妈看见后连忙站起身:“我们也饱了,一块去吧,顺便帮你们买点菜。”
“陌陌在家洗碗吧,我们仨去就好。”时言在微信分配任务。
“地下室不是还有吗?”叶陌陌疑惑道。
“傻啊,我把我爸妈骗出去,你抓紧吃几个。”时言穿上衣服,跟爸妈走出了家门。
“别被看见了。”他到楼下的时候叮嘱道。
“放心。”叶陌陌信心满满。

跟老人买菜是件很难受的事。
更难受的是想到还有另一个人正在家里偷偷摸摸地吃香辣蟹。
“老板,便宜点吧,我儿子住在你们小区,常来光顾的。”时言他妈指着时言说道。
时言不好意思地笑笑,给老板使了个眼色。
“好的,那再便宜您五毛。”老板乐呵呵道。
时言他妈砍价胜利,兴冲冲地出了菜市场,时言给老板微信又转过去五毛红包,没一秒钟就被接受。
“谢了赵哥。”他发了个抱拳的表情。
“老人开心就好。”老板用一个呲牙的表情回复。
时言他爹去小区门口看下象棋了,母子俩继续在市场闲逛。
“你是不是跟陌陌吵架了。”时言他妈突然说道,露出一副了然一切的表情,“哪有咽炎能严重到一点话都说不出来的。”
时言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懒得解释,索性默认了。
“男生在婚姻里要多忍让点,你看看你爸爸就是,多交流,多让步,这样婚姻才能长久。”时言他妈语重心长道,完全不知道目前这个问题只是单纯的肉体问题,跟心灵毫无关系。
“还有,结婚五年了,还没个孩子。”
时言他妈仿佛不经意间提了一嘴,但时言知道这才是重头戏,不由头疼道:“妈,不是说过几年再说吗。”
“五年了都,还不够长?”时言他妈瞪他一眼。
“我们还没稳下来,等再过几年,再过几年。也该回家了,我去找我爸。”时言头都大了,连忙找了个理由去找他爸。
时言他妈忽然笑了出来:“不装哑巴了?”
时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跑着去了小区外老头们聚集的绿树荫。

时言站在碗池前刷碗,叶陌陌送完公公婆婆开门走了进来。
“你妈又说生孩子的事了?”叶陌陌在他脑海中说道。
“嗯。”共享思维就是这点不好,想什么都能传过去。他不想跟叶陌陌透露这个事,怕给她增加压力。
“不是共享思维啦,一起住这么多年了你什么心情我还看不出来,一猜就知道你家里人来是为了什么。”叶陌陌大大咧咧地说。
时言这才想明白原来连对共享思维的抱怨都传了过去,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他又感知到叶陌陌的思维似乎有些黯淡。
“我们总不能一辈子这样下去吧。”她说道。
时言知道她说的“这样”包括说不出话以及无限期地往后拖延要孩子这两件事。
“你想吗?”时言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陌陌摇了摇头,但是传过来的却是很迷茫的情绪。“我不知道,总想先混一天是一天。”
“那你呢?”叶陌陌同样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我听你的。”时言的答案也并不明确。
两人沉默了半天,或者说互相感知的思绪嘈杂了半天,因为已经繁杂道大脑无法判定对方的真实想法。
叶陌陌晃了晃头,振作起精神道:“科学表明,如果我们有很多事没想好该怎么去做,不如就先去做那个我们一定要做的。”
“那我们做什么?”时言问道。
“张嘴说话。”
叶陌陌拿出手机,开始下电影。

叶陌陌和时言两人一脸严肃地站在电视机前,跟着电视中的国王拍打两颊。
“这么做管用吗?”时言有些怀疑。
“这电影是真实故事改编,有一定真实性的。”叶陌陌正色道。
两人看的电影是《国王的演讲》,正演到教师交给王子锻炼嘴部肌肉的片段。
过了很久,直到两人脸颊通红,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我们要不要试试别的……”
时言刚问完,忽然察觉到叶陌陌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劲,他转头看过去,发现叶陌陌正抱着膝盖在哭。
“我们是不是一辈子要这样了。”她无声地流着眼泪,抽噎着在时言的脑海中诉说。
“肯定有别的方法的。”时言安慰道,但是叶陌陌的思维很快传了过来:
“别骗我了,我们能共享思维,你也不知道对不对。”
“那我们怎么办啊。”叶陌陌低着头。
时言也不回应了。
是啊,结婚就是这么无聊的事。
不能总是以咽炎为借口在聚会时不说话,不能总是用“过几年”的说辞来逃避孩子等等的问题,不能总像恋爱时一样有着说不尽的话,不能总像小时候向往的那样只有美好而没有烦恼。
两人脑海中同时浮现出某个解决办法,然后又有意识地将这办法从自己脑海中抹除,生怕对方发现。
“我出去下。”时言突然站了起来,匆匆走出了房屋。

时言正准备走出小区,忽然发现小区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
“爸!”他喊道,一个站着围观的老头扭过头,对他挥了挥手。
“你怎么来也不打声招呼。”时言跟他爸走在小区的步道上,时言埋怨道。
“我来看下象棋的,顺道来看看你。”时言他爸笑道。
两人走了一段,没什么话说,时言刚想张口说让他回家坐会儿,老头却先张了口。
“是你妈非让我来,说你跟陌陌吵架了,让我来劝劝。”
时言愣了下,“那我妈怎么不来。”
“她说公公婆婆得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这样媳妇才不至于对你太差。”老头不屑道,“我就觉得没什么嘛。”
时言想起那天他妈跟他说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们要是吵架啊,估计也是为了孩子,这事呢说我跟你妈不着急那是假的,但是毕竟是你自己的事,我们也不好说什么,陌陌是个好孩子,不乐意的话别逼人家,没孩子照样过。”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我们这些老人跟不上时代了,你们自己愿意,我们也就将就来,只是你妈唠叨,她也就说说,你让陌陌别往心里去……”
时言他爸丝毫没察觉到自己也开始唠叨起来。
时言笑了笑,忽然问道:“爸,您有没有跟我妈到没话说的时候。”
老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真的,结婚一年我俩就没话说了,什么一开始那股子新鲜感全没了,俩人就是正常上班下班。
一开始不习惯,可是后来越来越觉得那些废话也挺有意思,今天的葱贵了几毛钱,明天去哪家串个门,谁家的孩子又考了一百分了,越听越有滋味。”
“两个人过日子,哪有天天是激情的,就是两个人没话找话,然后还偏偏觉得没他不行,有些话只有从那个人的嘴里说出来,才叫日子,才叫滋味。”
时言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但还是问了他爸一个问题:
“要是真一点话都说不出来呢?”
老头想了想,看着时言的眼睛说道:
“那你应该就是忘了你最初对她说过的话。”

时言送完他爸回家已经是十点多了。
回到家,看见叶陌陌已经恢复了情绪,无需时言诉说,在两人到达连接范围的瞬间她已经知道了今晚的事情。
“时言……”叶陌陌的思绪欲言又止。
“陌陌,我想清楚了,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时言忽然说道。
叶陌陌显然没有理解这个想法。
“孩子的话,你想要就要,我会支持你的决定,如果你不想要的话爸妈那边我去说。至于不说话……”他挠了挠头,“我还挺喜欢这样子的,还能省话费。”
然后他踏步上前,笑着把叶陌陌搂在怀里。
叶陌陌的脸猛地通红,在时言的脑海中骂道:“老夫老妻了,抱什么抱。”
时言没说话,只是轻轻抱着她,感受着两人思绪交融。
忽然,他似乎察觉了什么。
“我好像……知道该怎么让我说话了。”他抓住叶陌陌的肩膀,眼中带着欣喜。
“怎么说?”叶陌陌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我不能说话,是因为我忘了我最初说过的话。”
时言清了清喉咙,重新想起自己很久未说过的,但是却藏在两人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字眼。
这句话随着时间流逝填充着他们生活的每个缝隙,但是却忘了偶尔将它拿出来。
像是从梦境中清醒,又像是嫩芽破开冻土,时言费力地震动喉咙,将那句他好久没有说过的话再次对眼前人说出。
声音稚嫩如初见的情侣,语气却有被生活打磨过的温润痕迹。

“我爱你。”

他这么说着。

End


原文作者 微博@山城二十四


Comments

Unable to load Disqus, please make sure your network can access.